分卷(153)(第1/4页)

    崔明若听他说得凄婉,眼前也似浮现起当年结拜之时种种旧情。身躯一颤,终是不再坚持:好,我愿意去西涯山。

    商离行目光一一扫过眼前三人,见崔明若与白萱被自己一两句话说得眼泪汪汪,何所悟也难得流露惆怅之色,气氛沉闷。转而展开笑颜,问道:纪清的身后事处理好了?

    白萱道:已经将他下葬了,就葬在他妹妹身边。

    好。他点了点头,又问:什么时辰了?

    何所悟应道:巳时三刻了。

    好。他再度应了一声,见三人依旧面无喜色的样子,声音带着笑意道:好了好了,事情并非毫无转机,现在哭未免早了些。出去吧,让我一个人静一静。

    何所悟三人为他轻松语气感染,也收起怅惘神色,应了声是,齐身走出书房,走前为他关上木门。

    等三人身影消失,商离行方卸下强装出的笑容,双唇稍抿,眉峰也蹙得越加深重。

    本以为修途漫漫,自己永不会面临生命终点的一天,纵使修途受阻,身死道消,依自己的性情,也该是含笑离世,没想到当真正面临死境时,自己竟是怀着如此不甘,又如此无助的心境。

    他目光似乎落在远处,又似乎正望着桌案上的一墨一砚。秋水门为他毕生心血,建成今日规模,绝非一时之功,只是明日过后,这一切是否还能存在?

    正自出神之际,一双手从身后伸来,搂住他的脖子,在他耳边轻声细语道:你又在唉声叹气啦。

    第一百七十三章

    他恍惚回神:谢师弟

    不要皱眉,谢留尘身子往前一倾,伸出其中一手,顺着他脖颈一路往上,直至触上眉峰,温凉指腹卸出一股绵力,抚平他紧锁的双眉:我不要你皱眉,我要我的商师兄永远开开心心的。

    商离行笑道:哪有人能永远开心的?又在说孩子话。

    怎么就不能开开心心了?谢留尘知道他在打趣自己,也翘起嘴角,道,你这个人啊,自己都一身伤,还老是为别人操心来操心去的。

    商离行握上他白皙修长的双手,收了笑意,道:不操心不行啊,谁让商师兄有这么多弟弟妹妹要照顾呢。

    哼,不照顾了,让他们自生自灭,当个无拘无束的散修去。

    唉,这可不好,我既担了这个大哥身份,自然要帮他们考虑后路,将她们平安送走,也算尽到了做大哥的责任。

    谢留尘佯装气恼道:他们是你的责任,那我是你的什么?

    你也是我的责任啊,当年你师尊将你送到我身边,便表示把你的一生都交到我手上了,他目光下滑,落至桌案白纸上,正色道:所以,你也要听我的话,好不好?

    谢留尘下意识接了句:什么话?旋即很快反应过来,捂住他的嘴,语气急促道:不准说,不准说!我不会去西涯山的!我不想再听你说那样的话!我要生气了!

    商离行幽幽一叹,推开他的手,语气中带上几分缅怀:那星盘上应当是显示了些什么指示,将南星指引到了三百年后的周家村,如果我没料错,星盘的卦象应该显示了傅长宁的出生地,南星知道三百年后将发生一场大劫难,才急于带着气息奄奄的你来到现世,却不知命运早已在他登上天柱那一刻开始,便已偏离原来轨迹,命途之说,越是想摆脱原本命运,就越是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声音微微颤动,再不见平日里那般轻柔嗓音,天衍宗上下六百年弟子悉数归降魔族,也是因算到了这场劫难的到来,天衍宗推演天机之术何等出众,连他们都深信不疑的东西,我怎能我明知不到最后一刻不该放弃,可是,可是如果,如果这一切真的是冥冥中注定好的结局呢?

    谢留尘听他一字一句,语气中流露绝望痛楚之意,心中越加怜惜,双手搂在他颈边,讨好似的摩挲着,口中同时说道:不会的,不会的,我不准你这么想,贺师兄一定能在辰时前回来的!

    他用自己的方法安抚眼前这人,你看看我嘛,我也是几次都面临生死关头,结果都是大难不死,好好地活下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