姐姐的奶子甜不甜(第1/2页)

    江驰语把杭愿抱起来,架高她的两条腿,用力打开,把尿一样的姿势承受他从后前,从下到上的肏干。

    他带她在酒店的房间里游走,从床上移步到窗边。敞开的窗户外是几百米的城市高空,车水马龙在下面汇聚成了一个个蚂蚁似的点,她却被他举在空中,露出嫩屄被鸡巴一次次破开。

    “啊,不要……”她明明兴奋,还是故作姿态地拒绝。其实主动把腿打得更开了,恨不得把他们结合的细节暴露在阳光下。

    “全城都看见了。”江驰语沙哑着,他的臂力让他不仅仅可以轻松地举高杭愿,还能依旧有力把鸡巴捅透她那蠕动的骚穴。一耸一耸,挤出的淫水喷到玻璃上,正向下流淌。

    杭愿大声尖叫,重复他的话,“都看见了,都看见驰语的大鸡巴把我肏爽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驰语没有干过别的屄,甚至见都没见过几个,他不知道杭愿算不算什么名器,但他对她绝对染上了瘾。不停喷出的淫水把面前这一片玻璃都给浇透了,他还是舍不得拔出,持续不断地抽插着。射不射的出来也无所谓,他只想听她浪叫,塞在这个暖洋洋的屄里。

    杭愿又喷了一次,这是她被举在空中喷的第叁次了,喉咙都喊到发哑,早就不想说话,只有无法控制的呻吟和浓重的喘息。

    江驰语射了一轮又一轮,还是不停下。

    他让杭愿单脚落地,转过来正对她。后背贴着玻璃的冰凉,将她一条腿扛上肩头。凭借她的柔韧性,继续送入发硬的大屌。

    她的头发被汗水打湿,嘴里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念得什么。江驰语凑近,才听见她在低声重复:“还要,好爽,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她到底是有多喜欢挨肏啊。

    江驰语不知道,但他选择满足她。依旧勃起的恐怖尺寸撑开娇弱无力的阴唇,高速地插弄让她浑浑噩噩,小屄被干得泥泞抽搐,他也一点不吝啬大屌的进出。

    双手放在雪臀上不停揉弄,几小时前落下的掌印又消失了,她的愈合能力极强,不出一小时就能褪去全部欢爱痕迹。但是他们干得太猛,又被他覆上新的。

    江驰语含住弹动的奶子,把奶尖吮吸得啧啧作响,杭愿抱住他的头颅,娇笑起来:“喂弟弟吃奶,嗯……姐姐的奶子甜不甜,好不好吃?”

    “好吃。”他咬了一口乳晕,牙齿在乳头上反复地刮,成倍用力地吮吸。

    吸得她都有点痛,杭愿皱起眉头拍他,“慢点,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的。”他强调着,松开奶头咬住她的锁骨,“你的奶,你的屄,都是我一个人的,只给我肏。”

    杭愿又沦陷在性欲里,手指在他的乳头上拧了几下,爽得他浑身哆嗦,精液喷涌而出,忘记要求那声回答。

    留在身上的那些唇印不太好洗,杭愿又没带卸妆水。避免干到一半她的妆被汗打湿,成为一滩油墨重彩的女鬼,杭愿选的都是超强防水化妆品。江驰语在身后沐浴,她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,观察自己的妆容。

    倾斜身体的姿势,把屁股翘起,江驰语洗着头斜眼就能看到鼓鼓的小屄。被干到发红,又沾满她的淫水和他蓄意射上去的精水,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镜子被热气覆盖,只有杭愿擦出的那一部分能看清,她没注意到江驰语的异常。还在赞赏她的妆容如此清纯靓丽,屁股忽然被湿漉漉的手掌扶住。

    杭愿还没反应过来,侧身回头,已经被他提起,鸡巴再度插进来。

    “套……”杭愿哼唧着提醒他。

    “就让我磨一磨。”江驰语说,在她体内缓慢地抽送。

    鸡巴硬得粗大强悍,斜斜地插在屄里,把她的肉瓣分开。像贪婪的嘴唇含住它,杭愿撑在水池上,翘起后臀让他进出。肉棒浅浅地磨着阴道,在内壁慢条斯理地刮,经过几个极其柔软的地点,诱发她的层层颤抖。

    杭愿呵气如兰,闭眼享受他的操弄。

    “舒服?”江驰语轻声问她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她长舒一口,这么久以来的得不到满足的空虚,在几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