养鲲日常 第76节(第1/3页)

    是小师弟。

    是谢图南。

    小师弟怕痛。

    谢图南怕痛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所有的明月、雪风、斟满杯的清酒与小师弟的剑穗一同在乔瑜玖眼底摇荡起来,她不知自己是怎么了,下意识张开手臂,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——骨裂的声响。

    ——但她接住师弟了。

    尘埃涌动,乔瑜玖仰躺在地上,谢图南砸在她身上。她的眼神有些迷蒙,空气中漂浮着的尘埃逐渐澄清,她竟也感到自己的心慢慢澄清起来。

    危星护着灵鱼,他见那个满身灰尘的女人在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乔瑜玖笑得有些疯癫。

    她竟不知,自己原来一直未走出那个梦。

    梦里,她是悬天器宗的暗棋,是大师姐,有一整座雪峰,一整个明月,一壶酒,一本图谱,还有一个小师弟。小师弟为人无利不起早,却也会在讨要奖励时,多给她带一条香鱼吃。

    谢图南真厉害啊,他的梦中梦,他的《悬天》,竟把自己生生困住了。

    恨那个梦太美太真——

    逃不出,放不下,时时眷念,不可忘怀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可是啊……

    “谢哥!当心!”危星吼道,并未惊醒还在酝酿剑意的谢图南,而乔瑜玖的光束枪也已经抵在了谢图南脑侧。

    “师弟。”

    乔瑜玖稳稳举着光束枪,笑着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只恨我们道不同罢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太真,有诚挚纯圣之意,章节名为双关。

    第85章 鲲之梦

    谢图南怀中抱剑,在枪口抵上脑袋的瞬间睁眼,倦倦地唤了一声“师姐”。

    随着这声呼声,那明月与雪峰便悬在乔瑜玖魂中了。然而乔瑜玖心硬如铁,手中的光束枪纹丝不动,她甚至微微含笑。

    “师弟……梦域之主,你有什么话想留下来?”

    这是要催他留遗言。

    危星紧紧盯着乔瑜玖,雇佣兵的本能让他一刻不停地寻找着机会,然而乔瑜玖这女人实在太可怕了,她根本没有半点破绽,这令危星感到绝望。

    他想不出该如何击败乔瑜玖,保护明显处于关键蓄力期的谢图南。

    命悬一线,谢图南却表现得十分平静,只是倦倦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为什么要追随【魇】?”

    大楼外,尘埃漫天,遮蔽天光。整座城正在加速逃离,为此可以舍弃一些小小的零件,比如天上的拟造的太阳。碱城将太阳抛在身后,城中暗下,光感夜灯大片亮起,如果不是街道上空无一人,几乎叫人疑心这座城还沉浸在昔日灯火太平的梦里。

    但并不是的,随着飞行与逃亡,碱城圆润的边沿发生了一些变化,外围荒原坍塌,成了岩石与沙土的蝶翼,碱城破茧而出,终于呈现了蝴蝶的面貌。

    巨大的鲲鹏正率领妖兽们与【魇】抗衡,他受伤了,鲜血洒下,只是心心念念的,依旧是从他背上掉落的谢图南。宴长乐的无忧剑上崩出一道裂痕,商贯月慌乱地扶住他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你这……我、我怎么帮帮你啊!”

    宴长乐吐出一口血,他想重新站起身,奈何命器受损,身体也到达极限。他盯着那些涌动而来威胁学长梦境的东西,用力推了推身边的商贯月。

    “去啊。”他又挣扎了一下,只不过是让伤口崩裂得更大而已,鲜血溢满齿间,商贯月只是看着他这执着的样子,就感觉自己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怎么拼成这样啊!他不怕痛的吗?他不怕死的吗?!

    商贯月握着枪的手在微微颤抖,只剩他一个了,没人来帮他,在今天之前,他还只是个为休假而快乐,为摸鱼而暗喜的平凡上班族……不,后来他干脆连上班族都不是了,整天跟着谢图南到处冒险。

    谢图南……

    他的视线轻轻向后漂移,接着,开始发抖。

    ——他抖得几乎要握不住枪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