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零之高嫁 第185节(第1/3页)

    这女的叫孔春,是一家医药公司的老板娘,老板快五十,她只有二十几岁,是母凭子贵小三上位的那种。

    要搁在以前,刘丽芳都不爱搭理她,但现在她没有这个资本了,勉强笑了笑,“孔春,你这是要哪儿啊?”

    孔春撩了一下自己新烫的大波浪,捏着嗓子说,“我准备回家了,新请的保姆不太行,我怕我儿子受委屈,你顺路吗,我捎你一段吧。”

    刘丽芳上了她的车,虽然心里不屑,但还是没少夸上位的小三,孔春挺高兴,听到她在找工作,立马说他们公司正在招人呢。

    这么着,刘丽芳下车的时候,就为自己找好了一份工作。

    回到家后,她就忍不住显摆了,并说,“越勇,你也不能老在家里闲着,等有了机会,咱们肯定还会东山再起的。”

    李越勇掐了手里的烟,“越斌来找过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药材公司被银行拍卖了,但因为公司情况复杂,经营手续压根儿没人要,三百万就是仓库药材本身的价格,中标人出了钱,把几大车药材拉走了就完事儿了。

    其实除了药材,还有点其他值钱的东西,那就是这些年来积攒的客户,几乎都是李越勇亲自跑下来的,虽然公司没了,但估计大多数还是会给他一个面子的。

    请张历城和许俊生吃了一顿饭,一上来就自罚三杯,好说歹说,为哥哥李越勇争取了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李越勇原来的客户还是他来跑,珍生医药负责供货,他和所有的业务员一样,工资就是底薪加提成。

    刘丽芳听到后撇了撇嘴,“看来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家人还有你家亲戚,都不拿我当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其实碰到孔春之前,去了一趟珍生医药,我提出来回去上班,许俊生一口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李越勇安慰她,“丽芳,你别多想,俊生哥对咱们够好了,肯定是公司不缺人。”

    刘丽芳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李越勇又说,“都快中午了,你赶紧的去张罗饭吧。”

    刘丽芳来到厨房,打开冰箱拿出半只鸡,还拿出一块肉和青椒,准备做一个白切鸡,再炒一个青椒肉片。

    两个菜有点少,她又拿了几个鸡蛋,预备做一个小葱炒鸡蛋。

    三个菜其实也不算多,但再烧一个豆腐汤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她正准备让李越勇去买豆腐,张华美进来了,看到大儿媳妇又是肉又是菜的拿了一堆,她不高兴的说,“中午饭吃简单点儿就行了,就煮个面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把鸡和肉都又放到了冰箱里。

    刘丽芳耐着性子说,“妈,您和爸岁数大了,每顿饭都得好好吃,我做的白切鸡可好吃了,等会儿您尝尝。”

    张华美说,“中午人少,越斌他们都不回来,等晚上再做吧。”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刘丽芳没底气跟婆婆吵,悻悻的答应了,但等张华美走了,她愤愤的把所有的鸡蛋都拿出来了,预备一个鸡蛋卤子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刚放到台子上,张华美又进来了,说,“吃个面还用那么多鸡蛋,两个够了啊!”

    刘丽芳偷偷翻了好几个白眼,眼皮都发痒了。

    周一总是最忙碌的,林雨珍上午开了一个会,回到办公室水都没来及喝一口,就有下属来汇报工作了。

    等冯区长走后,已经中午十二点了。

    林雨珍忙,关秘书也挺忙的,但他今天工作总有些心不在焉,撑到下午,四点多钟的时候,看到领导终于没那么忙了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就先说了,“林市长,有个事儿想跟您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雨珍早就知道了,“你准备调走了是吧,没关系,随时可以,不过,在走之前,要跟小曾交接好工作。”

    杨峰不清楚关秘书和梅市长的关系,林雨珍却查出来了,关秘书竟然是梅市长的亲外甥,但为什么这个关系很少有人知道,是因为关秘书的妈妈早就去世了,而且,他是他妈的私生子,一直寄养在亲戚家,上大学的时候才来到了北京。

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》》